Menu

综艺市场无爆款

综艺市场无爆款已关闭评论

记者 | 刘燕秋

编辑 |

1

2019年的综艺市场相对冷清了一些。在数量上,艺恩数据显示,截至12月26日,2019年国产季播网综共计播出116部,同比去年下降16.5%。与此同时,经过5年发展,网综和台综在产量上已经势均力敌。据骨朵网络影视统计,今年上半年共计有95档综艺在播,其中网综49档,台综46档。

对比播放量和口碑,则会发现,2019年全年热度最高的综艺中包揽前三的依然是电视综艺,分别是《奔跑吧3》《王牌对王牌4》《快乐大本营2019》,网综中排名最靠前的是《创造营2019》。口碑方面,豆瓣评分排在前三的分别是《乐队的夏天》《我是唱作人》《奇葩说6》,三部都是视频平台自制的网综。数据也符合预期――电视综艺瞄准的仍然是大众人群,视频网站则在垂直题材上精耕细作。

但爆款仍然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全民爆款意味着流量和话题讨论量,二者缺一不可。从这两个维度来看,2017年有将小众说唱推向全国的《中国有嘻哈》,2018年有突破粉丝圈层、引发大众狂欢的《创造101》,2019年,无论是网综还是台综,综艺市场上都没有爆款。

图片来源:骨朵传媒没能成为爆款的偶像选秀和演技类综艺

2018年开启了偶像综艺元年,当年播放量排名前十的网综中,排名前三的均是选秀类节目:腾讯视频的《创造101》《明日之子2》和爱奇艺的《偶像练习生》,全年累计播放量均超过35亿次。

2019年同质化竞争加剧,但盛况却没能持续。爱奇艺的《青春有你》并未再出现像蔡徐坤之于《偶像练习生》那样的选手,优酷的《以团之名》寂寂无声,《创造营2019》出现了较多的“回锅肉”选手,比如来自哇唧唧哇的X玖少年团成员、至上励合的张远、马雪阳等等,这一类选手已经拥有一定的粉丝基础,但相对来说,观众对节目的新鲜感就降低了,节目更缺少像《创造101》中王菊、杨超越那样能够引发社会讨论的争议性选手。

很大程度上,平台方也是战战兢兢,由于政策加大了对偶像选秀类节目的监管,平台方生怕触碰政策红线,在炮制社会话题方面自然会有所收敛。另一方面,“回锅肉”扎堆也是无奈之举,因为人的生意总需要些时间,偶像产业在中国还处于发展早期,很多经纪公司并没有建立起专业的培训机制,而大跃进发展已经使得市场上的练习生不够用了。

过度开发无异于竭泽而渔。从后续运营来看,不管是《偶像练习生》还是《创造101》,在比赛结束后,练习生与原经纪公司之间、经纪公司和团队成员之间的利益纠纷也在阻碍着国内偶像产业的发展。不过,虽然今年的偶像类综艺不温不火,但也无需过度悲观,在平台资源助推之下的产业仍然在发展之中,比如定制团综已经成为常规操作。爱奇艺男团NINE PERCENT、UNINE各有一档团综,分别为《限定的记忆》与《我想更懂你》。腾讯视频也为旗下的女团、男团们打造了《横冲直撞20岁》《十一少年的秋天》等。腾讯、爱奇艺的其他自制综艺也依旧是火箭少女、NPC的输出地。

另一个可能产生爆款的领域是演技类综艺。由电视台开启的演技类综艺到了2019年成为了视频平台和电视台混战的赛道,但遗憾的是,《演员请就位》《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演技派》三档节目都没能成为爆款。

《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变成了演员夸夸群,《演员请就位》最大的话题点则是第一期郭敬明反驳李成儒贡献的。按理说,《演员请就位》节目组邀请的四位导演陈凯歌、李少红、赵薇、郭敬明都各有代表性,在话题制造上也是不遗余力,比如明道说参加《演员请就位》拍的片段是今年的第一部戏。之所以没能成为爆款,也许是这种节目类型很容易让人审美疲劳。在综艺的舞台上展示演技有一个很大的限制,一方面,话剧式表演和影视化表演本身存在着不同,同时,片段的演绎需要情感急速升温,表演风格内敛的演员会吃亏。结果就是,不在舞台上痛哭流涕似乎就不足以彰显炸裂式演技。且不论这是否偏离了对演技的正确理解,演员每一场都很用力,观众看着也会累,这也成为《演员请就位》冠军牛骏峰被观众诟病的一点。

另一厢,在节目模式上做了根本性创新的《演技派》也不温不火。这档节目带有纪实属性,节目组让演员进入真实的片场,记录下演员从进组、建组、选拔、试戏到定角的全过程。纵然制作人于正在节目里输出了关于“正小生”“正花旦”一类在选角上的思考,节目也揭示了群演生态等演员在片场的真实状态,形式上算得上鲜活有趣,但无奈缺乏有知名度的新人演员,节目整体话题度不高,在数据上离爆款也有一定差距。虽然于正本人是活在热搜上的话题之王,但在《演技派》这档综艺里,他倒是有意识地远离了一些话题上的炒作。

语言类节目里,《奇葩说6》算今年的爆款吗?必须得说,一档网综做到第六季实属不易。特别是在《奇葩说5》的失利之后,节目制作方米未选择继续做这档节目承受了很大的压力,看得出节目也做了很多调整。这一季《奇葩说》首先在赛制上做了升级,前几季的bbking和老奇葩都要重新经历海选,接受来自新奇葩们的挑战,蔡康永、薛兆丰、罗振宇、李诞四位导师也要下场辩论,新加入的“杠”级则增加了海选的看点。此外,《奇葩说》之前几季饱受争议的重要一点就是话题过于聚焦在婚恋等情感类问题上,公共性辩题比较匮乏,所以今年的另一个改进之处在于,具备公共价值辩题的增加,比如“年轻人该不该精致穷”“工作该不该996”。

赛制的更新带来了不少惊喜,这一季的新奇葩质量普遍较高,程思博、许吉如、小黑、雷哥等各有特色,老奇葩方面,如果说去年的傅首尔和邱晨令人印象深刻,今年的节目则进一步放大了詹青云的个人魅力。话题方面也有“美术馆着火,救画还是救猫?”这样有足够讨论空间的辩题。当黄执中抛出论点“遥远的哭声”,李诞则认为,“正是那些为了宏图伟业不计后果牺牲‘小猫’的人,频频地让我们的世界陷入‘大火’”。不过,在流量和话题度上都表现不错的《奇葩说6》距离全民爆款仍然差了一口气儿。

网综的创新与电视综艺的守旧

在音乐综艺这个大类下,2019年,《中国新说唱》平静地开始又平静地结束。如果看数据,这档节目的市场表现仍然非常出色,甚至好于同档期的《乐队的夏天》。但节目同样输在没有提供可以深入讨论的社会话题。乐评人耳帝认为,成为爆款的一个必要条件是,“要有能引发关于阶层、文化、性别等社会层面的争议与探讨,这样才有媒体与意见领袖跟进、讨论与争吵,扩散到更广泛的社会层面。”在这点上,《中国新说唱》做得还不够好。

爱奇艺也许不是不知道怎么可以做得更好。总导演车澈在节目播出前发了一篇“检讨书”,文章言辞恳切,堪称危机公关的典范。在这篇文章里,车澈写道,“有人diss我们作为一档说唱节目,内容一派祥和,只有peace,没有意思。是的,很抱歉,因为我们去年确实胆子小,不敢real。Love和peace也没有错,所以《中国新说唱2018》最后还是收获了全网300多个热搜,近80亿的微博话题总阅读量,在微博总榜、综艺榜、实时榜霸榜第一300个小时。但是不得不承认,其实因为我们的不自信,多多少少丢失了一个当代综艺该有的现实性。”

这段话不免让人有些唏嘘,其实想想看,不敢real的又何止《中国新说唱》。《吐槽大会》走到第四季,李佳琦一期会让人感慨,几年之间这档节目的主旨是如何从将人拉下神坛滑向了变着法儿造神,《吐槽大会》几季的豆瓣评分也从7.5、6.9、6.3下滑到如今的6.0。

但公共表达空间的收窄和艺人团队的难搞并不能成为停滞不前的借口,在诸多限制之下,综艺节目仍然有很大的创新空间。以音乐类综艺为例,今年上半年的音乐节目不约而同地开始主打原创,比如由优酷自制的《这就是原创》和爱奇艺的《我是唱作人》同台打擂。之后,爱奇艺和米未联合出品的《乐队的夏天》在2019年暑期获得了不俗的口碑,也激发了关于乐队生存状态、摇滚乐在个人表达和大众市场之间的矛盾、“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等一系列话题的讨论。可是,乐队这个小众题材在流量上距离爆款节目还有差距,第二季如果节目组能用更娱乐化的方式进行包装,不知道会不会更“出圈”一点?

《乐队的夏天》中新裤子和Cindy合作表演

过去一年里,《做家务的男人》成为观察类综艺中的佼佼者。由于制作成本不高,又具有强话题属性,市场上一度大量涌入模式高度雷同的节目。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上半年观察类综艺就出现了近20档,导致观察类综艺也进入到了疲软期。相较之下,《做家务的男人》依然沿用真人秀+室内观察的套路模式,但找到了做家务这个当代生活的痛点作为切入点,在制造情感共鸣的同时,引发了关于性别、亲密关系等一系列问题的探讨,同时,节目也通过合理选择嘉宾制造了密集笑点。腾讯视频的《令人心动的offer》则是另辟蹊径地选择了素人职场观察这个细分领域,节目同样可圈可点。

创新有可能会碰壁,但如果固守旧有的模式,观众也会无情地弃之而去。

2019年,在网综开掘创新题材的同时,电视台综艺则以求稳的综N代为主,但综N代不得不面对节目模式老化带来的问题。随着观众对节目套路的审美疲劳,《中国好声音》和《歌手》两档音乐王牌节目影响力式微。两档节目在最新一季的收视表现和舆论热度,都无法与顶峰时相提并论。2012年,灿星制作的《中国好声音》以平均收视率3.7的成绩领跑电视综艺,总决赛更是突破6.1大关,这一季《中国好声音》虽然有王力宏、李荣浩的加盟和那英的回归,在赛制上也做了一些小调整,但当视频网站开始深耕音乐细分市场、寻求年轻化表达,《中国好声音》的节目审美就显得有些过时。

在这些节目之外,2019年,仍然有明星在综艺节目里重新树立自己的人设,比如黄晓明在《中餐厅3》里通过“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重新定义了“明学”;2019年,《忘不了餐厅》《奇遇人生2》等带有现实关怀的综艺节目也进入到更多观众的视野之中,在娱乐的同时不忘关怀现实;2019年,综艺制作方和平台们还面临着招商难的现实困境――根据娱乐资本论与AdMaster联合推出的2019年第一季度综艺赞助榜单,TOP10品牌大都集中在综N代节目中,新增节目寥寥无几――在此背景之下,《潮流合伙人》的播出也开始了爱奇艺在带货综艺领域的试水;2019年,由西瓜视频打造的《大叔小馆》反向输出给了江苏卫视,昭示了短视频平台在综艺上的野心;2019年,值得关注的还有,在《追我吧》发生了高以翔猝死这样的悲剧之后,《奔跑吧兄弟》《极限挑战》开启的明星竞技类综艺该往何处去……

没有爆款的2019年已经埋下了创新的种子,告别2019,希望2020年的网综市场能有更多创新,可见更多爆款。